赤玄 殘

书特别可爱啊😘 @舟渡  没想到是这么小巧的规格~\(≧▽≦)/~

谁还不想当回小公主

看着隔壁哥们高兴的搂着兴奋的冲过来熊抱住自己的娇小女友,某攻淡淡的看了一边和他身材相当跃跃欲试的受君。Dude, forget it。

恩 就是爱吃香蕉么+_+

大王随手掰了一根挂在椅子上的香蕉,问:“峰峰,吃香蕉么?”
某喵甩了他一记眼刀,“要吃你自己吃。”
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大王毫不犹豫的把香蕉塞进了自己嘴里。
某喵也不是省油的灯,笑出标准猫弧,然后把剩下的半个香蕉也塞进他嘴里。
然后很和蔼的看着鼓着一张嘴又无法咀嚼的某人,可亲得说:“慢慢吃哦。”

扎馬尾啊扎馬尾 單馬尾還是雙馬尾! 看到長頭髮我就想扎辮子也是不會好了.......比如小凡給血魔飽飽扎辮子......小光頭給可汗大大扎辮子.....「噓...微博上大大的圖....

看图开脑洞!
吴邪在一座西周古墓里发现了被人陷害关在棺材里的张启山,小三爷开棺必起尸所以张启山诈尸了。打斗中佛爷不小心咽下一口小天真的血,恢复了大半神志,只是样子还是如地狱爬出来的恶鬼。吴邪凭着张启山身上的穷奇,壮着胆子喊了声「大爷爷。」

恍如一梦中

半夜再次驚醒,陵越思襯著自己怕是不可能修成仙身了,三年復三年,對那人的執念從自欺欺人到刻骨灼心,竟是沒減少過半分。
然而陵越不在意的,卻另有人在意。
「大師兄!」陵越雖掌教多年,芙蕖在私下還是喜歡如從前般喚他。
陵越聞聲放下筆,微微一笑。
「我聽玉泱說,你最近倒是不怎麼修行了,卻愛上了讀書寫字?」芙蕖走到陵越身前,果然看到了他洋洋灑灑寫寫了一大篇。「你不想修仙了麼?」
「我執念太深,修不成,何必強求。」笑得釋然。「何況這書中自有黃金屋,也許能讓我解開心結,豁然開朗。」雖然無法接受師妹的感情,卻不能不記得她的好,也不願讓她擔心。
「明年選一個人當執劍長老吧。」芙蕖面帶請求的看著陵越。
雖然知道執劍長老的空位一直讓自己飽受非議,似乎每年都有人提醒自己該選一個執劍長老了,但自己若開口應了好,那不是等於親自宣布了百里屠蘇的死訊。人啊,有時候大概真的需要一個謊言支撐自己。更何況,若有人繼任執劍長老,誰還會記得曾經為了他們灰飛煙滅的百里屠蘇!那個從小就飽受苦難卻依然願意犧牲自己的百里屠蘇!
「不,我退位之前,執劍長老的位置,是他的。」
「陵越啊陵越!若是如此你怎麼可能豁然開朗!你自己不願意放過自己!」芙蕖依然是當年那樣直接的性子,她可以不恨陵越不愛他,卻不能不恨陵越的作繭自縛。「百里屠蘇已經死了,他不會回來了。」
「他在我心裡。」陵越不願多言,起身安撫的拍拍芙蕖的肩膀。
而後陵越倒是真的想開了,百里屠蘇死了,但是誰也抹不去他在我心裡的樣子。他還是那個溫和的少年,柔和的聲線,開心或者不開心,開口喊的都是師兄。
時如逝水,陵越掌管的天墉城人丁興旺,欣欣向榮。而掌教真人也終究從一表人材的青年變成了白髮似雪的仙風道骨。掌教真人對大家嚴格到苛刻但是掌教真人從來不會發脾氣,掌教真人為了一隻海東青的死痛哭了一夜,掌教真人越來越不愛出房門。
待在曾經兩人同住的房間裡,裡面的擺設幾十年來都沒有變過,那張空出來的床也有人定期整理。陵越有時候可以就看著那張床發一個下午的呆。
近來,陵越總是夢到一個身穿大紅嫁衣的人站在自己面前,只是那面容模糊難辨。為了看清夢裡那人,陵越越睡越久,讓身邊的人不禁擔心起來。而陵越醒來卻只道無礙。
醒著的時候陵越也在想著那個夢,他有些迫切的想看到那個人的臉,是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那張臉。
這日天墉城正在早課,掌教真人在最前面講話。大家也如往常一樣認認真真的聽著。
突然陵越看見夢裡那個紅衣人站在隊列最後,似乎正對著他笑,但依然看不清他的臉。陵越慢慢向他靠近,彷彿走快了會把他嚇跑。已然走到了紅衣人對面,卻依然看不清他的樣子。那人卻抓住了陵越的手,熟悉的笑臉浮現在陵越眼前。是他!
「屠蘇。」陵越猶豫的開口。
紅衣人卻只是笑笑,一根手指壓在陵越的唇上。他拉著陵越往前走。
兩人在迷霧中走著,氣氛意外的和諧。走出迷霧的那刻,紅衣人也隨著迷霧消失了。
陵越觀察了一下四周,竟然是蓬萊!
「師兄」熟悉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。
「屠蘇!」陵越慌忙的四處張望。
「師兄」一個半透明的身影飄到陵越面前,雙眼濕潤的看著陵越。
「屠蘇」陵越笑著撫上眼前不太真切的人。
陵越真人,於早課途中仙逝,終年一百歲。

脑洞又来了

说到穷奇是极恶之兽,专吃好人,那就把吴邪吃了吧。
那年张启山看着已经失去自我意识,马上要变成禁婆的吴邪,在心裡默默下了決定。
說張家人天賦異稟,卻並不只起靈這一系。麒麟喻祥瑞,窮奇喻邪惡。窮奇之力之所以不被啟用,是因一旦用上,便要時時吞噬善人的血肉,才能讓這惡獸被禁錮在自己的肉体之内,直到出现下一个愿意承受这些的人,否则此人就将永远过着代替穷奇执刑的生活。
而穷奇噬人,可以轮回转世,而若是人变了禁婆,那就成了五行外的怪物,死了便是天地间的一阵烟。
所以张启山吃了吴邪,不是一口一口慢慢嚼,而是直接一口吞下。然后张大佛爷就开始一边觅食一边等着吴邪转世的日子。

歲月

最後一個節目錄完,台上的氛圍依舊和諧融洽,陳偉霆笑的寵溺的撘著李易峰的肩膀,後者也很受用的輕輕壓上自己的體重。只是從台上下來,兩人都收起了笑容。
「裝的挺像。」李易峰撇了一眼旁邊的人嘲諷道。
「大家彼此彼此,補藥五十步笑百步。」陳偉霆毫不示弱。
「喲,看來吃我口水效果不錯,成語用得真溜。」說完徑自走向了自己的化妝間。
陳偉霆和李易峰的關係,似乎不如大家想的那麼一團和氣,卻又比大家想的更深入些。
作為一個普通人的我們,在生活中也會適當隱藏一部分真實的自己,而外表光鮮的明星,展示給我們的又有幾分是完全真實的?
「你說我戴著你設計的那個耳釘去澳門,那些CP粉們會不會很開心。」陳偉霆在工作的間隙,給李易峰發了一條微信。
「隨便你,反正拉著我蹭熱度的人那麼多,不多你一個。」無聊的做造型中的李易峰,立刻回復。
「多謝大紅人你大人大量。」陳偉霆自嘲的笑笑,心裡卻已然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之後一直到澳門開演前他們都沒有再聯繫。從曾經的路人甲,到如今這個地位,陳偉霆多的不是歡喜,而是思考。他讓自己存在的盡量低調且平和,安安靜靜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起碼自己還有那麼一絲快樂。如今這種半尷不尬的身分,掌握不好說不定會比以前更慘。
然後他不自覺的想起李易峰,那人似乎比自己好一點,起碼看起來平步青雲。至於一些明浪暗湧,都是這條路上避無可避的。
聽見訊息的聲音,陳偉霆邊看邊露出了笑臉。大概思想真的是有力量的,不然為何正好是他發訊息過來。
「雖然那個耳釘挺便宜,但是好歹跟我這個福星有點聯繫,你真的不打算沾沾福氣?」
陳偉霆看完立刻撥給了李易峰,對方似乎很忙,卻還是調侃了陳偉霆幾句,兩人很快結束完全沒有營養的通話。
此時,我們退後一步,為了更好眺望不可預計的將來。
將來,我們往前一步,為了懷念那時真實的我們。
英皇十五年,陳偉霆戴著那個耳釘獻上了全場最精彩的表演。
2015年8月,麻雀依然在潛伏。

腦洞

道士三六跟豹精追命?[豹子跑的快啊

腦洞

道士三六跟豹精追命?[豹子跑的快啊